首页  »  淫荡人妻  »  [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二十一)作者:tor20206
[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二十一)作者:tor20206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字数:6869

              (二十一)醉后

  周末,遇到了连假,想到上礼拜祐祐也同意我放假也可以过去找小鱼,但是为了避免像上次的尴尬,我还是先打电话询问了一下小鱼,一下了班还是深夜就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

  我有点雀跃不已「明天开始放连假,我想上台北去找你方便吗」?

  小鱼这时候却支支吾吾的「呃…这个嘛…我不确定耶,这边发生了些状况,我要问一下祐祐同不同意耶…」。

  我心里想着要先询问一下祐祐我同意,但是总感觉有点违和「嗯…是怎么了吗?出了什么状况了」。

  小鱼还是没法把话说清楚「……嗯…哎唷~我不知道能不能跟你说啦,反正你先等一下,我去问问看,乖」。

  我感到小鱼果然怪怪的「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跟祐祐有关吗?话说你是在哄小孩吗…」。

  「对!所以你乖乖等我问完祐祐」小鱼说完没挂上电话就跑去找祐祐了,电话那头传来她们的对话声。

  「祐~祐~我有事要跟你说」。

  「啥?怎么了吗」?

  「坏轮子说明天开始放假,所以要来找我们…」。

  「然后呢?我上次不是说随时欢迎他来吗」。

  「可是你才刚遇到那种事…」。

  「是没错啦…你有跟他说了」?

  「就怕你现在不想看到男人啊,所以先问问你,是还没说啦…」。

  「嗯…不知道耶,他的话应该还好…」。

  「是喔…所以没关系啰,那要不要跟坏轮子说啊」?

  「说啥?那件事吗」。

  「对呀,他有在问发生了什么」。

  「……先不要好了,我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嗯,那我就…不说了」。

  稍后小鱼就拿起电话说:「那个…祐祐说你可以来没关系,只是发生什么事还不能跟你说」。

  「哦嗯,你们的对话我都有听到,还不能说就不勉强了」。

  「嗯,可是我们要晚上六点过后才会回到家喔」。

  「所以说我太早去也没有用啰,刚好是晚餐时间呢」。

  「对呀,到时候再一起吃晚餐吧」。

  隔天下午差不多时间,就搭上往台北的列车,到了台北正好是下午五点,时间还算早就在车站内闲晃,差不多到时间才又转搭了捷运,前往相约一起吃晚餐的餐馆。

  在餐馆外等着小鱼和祐祐,像是被什么延误的,所以有些来迟了,三个人一同进了餐馆,随意的点几样套餐后便开始家话常,她们表现得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所以我也并没有进一步的追问。

  吃饱饭后就在街上漫步,当作是饭后消化一边散步着,一路上三个人有说有笑,却也没有再提起关於在祐祐身上的事情,就这样一路的往回住所的地方慢慢走过去。

  回到了家,路上边走边玩也消化的差不多,於是又到了轮流洗澡的时候,这一次我倒是有准备换洗的衣物,祐祐这次嚷着说要先洗,於是小鱼也让她先进去浴室洗澡了。

  祐祐身上穿着连身又轻薄的睡衣,跟上次并没有多大的差别,隐约在胸部地带能够看到两点激突点,看样子里面肯定又没有穿了…接下来就轮到小鱼了,坐在我旁边她突然贴上我耳边说着:「呐,这一次可以一起洗吧」?

  因为在耳边吐气让我痒痒的,反射性的往后挪「咦?祐祐还是在呀,这样总还是不太好吧…」。

  小鱼赌气吐了舌头「哼!我看你应该是想趁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的看着只穿睡衣的祐祐吧」!

  我极力的否定这个说法「才没有呢,你想太多了,况且你不是说祐祐发生了什么吗?我们在她面前放闪这样好吗…」。

  小鱼想想也觉得有理,也就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但是我们几乎贴在一起的说悄悄话,当然都看在祐祐的眼里「你们一定要在我眼前贴这么近讲悄悄话吗?如果是想一起洗澡的话,我是没什么意见啦…」。

  小鱼听到后马上接话:「你看你看,人家祐祐都说没意见了,也就是说一起洗的话没有关系嘛」。

  真心拗不过小鱼热心的邀约,这一次我就放下坚持,顺着小鱼的意愿了「但事先说好喔,就只有洗澡而已」我在她耳边补充。

  小鱼开心的跳起来,急忙的说:「好啊好啊,也没有关系,我们快走吧」,话一讲完就拉着我的手。

  我不慌不忙的挣脱小鱼拉着的手「等等,我也要先准备一下要换的衣服吧,不然要我光着身子出来吗」?

  小鱼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停顿了一下「对了…你不用准备也没关系啦,一样围着浴巾出来不就好了吗」,说完就逊速的跑进房间再度的拿出一件浴巾,以及一个置物篮。

  就这样我充满了无奈,被小鱼半推半就的一同进了浴室,而且还是一样只有一件浴巾,我走在前面被小鱼推着走,在最后她要进浴室之前还对祐祐说:「祐祐,对不起要让你一个人在外面等啰,嘿嘿」。

  到了洗衣篮前面,本能的看向另外两个小篮子,其中一个确实又躺着祐祐刚换下来的内衣裤,发现我正在看内衣裤的小鱼,有点生气的拿起大篮子里祐祐刚换下来的衣服盖在内衣裤上面一边说着:「色轮子你在看什么?变态!而且还是看祐祐的」!

  我慌张的解释道:「不!不是的…我只是在想为什么祐祐可以这么没防备,明明知道我也会进来洗澡,也不遮盖住就静静的让它躺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并没有要偷看什么的意思」。

  小鱼冷眼看了我一眼「哦?是这样吗…」,沉默一下后又改为无奈般的语气「好吧,我相信你~」。

  我开始脱上衣一边说:「本来就是这样呀,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不去注意到都很难耶」。

  小鱼也开始解开衬衫的钮扣「哼!你这么好色,谁知道你会不会对祐祐有非分之想,还盯着人家脱下来的内衣裤看」。

  我慢慢解下裤子「对~我是很色,但我又不是变态,才不会对脱下来的内衣裤有什么兴趣…」。

  小鱼褪下身上的窄裙「吼!你承认了齁,你没有反驳对祐祐有非分之想什么的,难不成你真的…」?

  我脱下最后一件内裤后白眼过去「…你在瞎想些什么啊?我只是不想一一的反驳或吐嘲你而已…」。

  小鱼嘟起嘴不语一下子就转身背向我「…哼~色轮子快帮我解开一下胸罩,每次我都要用好久~」。

  明白小鱼已经不想在争辩了,我就靠过去帮她解开胸罩「要不要我乾脆顺便帮你脱掉内裤呀」?说着顺势就帮小鱼把内衣脱了下来。

  小鱼接过我递给她的内衣放进她专属的小篮子后转向我「好…好啊」,带着羞涩颤抖的声音,双手向后称放在大篮子上。

  我先是双手滑向腰际,再慢慢的往下滑动,用大拇指勾住内裤两个边缘之后才缓缓的褪下「害羞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脱你内裤了…」。

  小鱼被我一连串的动作搞的一阵酥麻,话都说的不清楚「可…可是…在浴室嗯…是第…第一次…」。

  完全脱下后放进小篮子哩,我拉着小鱼的手走到莲蓬头下「好了,可以开始洗了吧」。

  打开水龙头调节到适度的水温后,两个人便开始洗澡,其中当然不免有互相沖洗、互相搓揉,但是小鱼总被用弄得心痒难耐「呐,色轮子…真的不要在这里做吗?人家好想要喔…」。

  我把自己沖乾净之后,一边帮小鱼沖乾净一边说:「不行!人家祐祐在外面等呢,要洗快一点,而且一定会被她听到」。

  小鱼一把抱住我,双峰就贴在我的上腹部,抬头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可是祐祐都已经洗好啦,而且我现在都练好可以不叫出声了…」。

  我继续用水沖着小鱼,也忍住了想往她脸上沖的冲动「不是这个问题啦,就总感觉不太好,好像会刺激到她的样子?反正…想要的话等回房间吧」。

  「哼!」一声之后小鱼就放开紧抱的手,顺利帮她沖洗乾净之后,擦乾彼此的身体就围上小鱼帮我准备的浴巾,小鱼也围上放在浴室里自己的浴巾,两个人就这样走出浴室。

  这时候祐祐还在客厅擦乳液看着电视,看着我们这么快就出来,好像多少也有些感到惊讶「咦!?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呀」。

  走在前面的我下意识直接回说:「嗯?就只是洗个澡而已呀,跟祐祐你洗的时间应该差不多吧」。

  这时祐祐转头过来对我们俩个上下打量「哦…不是啦,还以为你们会在里面做些什么呢,结果都没有喔」。

  被祐祐这么一说,连我都开始害羞了「才…才没有在做些什么呢,而且你又在外面…」。

  祐祐看到小鱼跟在后面一直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就明白我们确实没在浴室里面做什么,我习惯性的准备往沙发坐下去,小鱼突然拉住我且贴得很近「呐…我们直接进房间睡觉了好不好…」。

  这么猴急的小鱼我倒也第一次看见,但是以上礼拜来看,应该还会跟祐祐一起边看电视边抹乳液,之后才会回房间睡觉,况且之前就一直有在睡前擦乳液了……现在这样就很明显想要拉着我进去爱爱。

  我下意识看向祐祐并没有多做怎么样的反应,我只好顺着小鱼的推势,让小鱼贴着我往房间进去,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把房门给关上了,用了全身的力量把我用力的往床上一推,紧接着又扑了上来把我压在下面。

  小鱼扯掉我下身的浴巾,也顺势的把自己身上的浴巾扯开丢到一旁,双脚跨坐在我身上,跪了起来让自己的阴部有足够的空间,就牵引着我的手到小鱼的阴部,只是稍微碰到就感到已经湿的一蹋糊涂,更别说我里面抠弄所产生洪水般流出的淫水。

  小鱼也用手在我的下体来回游走,最后一把握住我的肉棒,面对欲火上身的小鱼,连我也开始有些安耐不住,一下子就呈现最坚挺的状态,小鱼自己扶着我坚硬的肉棒,牵引到嫩穴入口,慢慢的沉坐下去越插越深,直到整根肉棒都没入嫩穴里面。

  甚至小鱼还开始自己扭动着腰,直到无比的酥麻感传进体内到无力再自行扭动而停止,这时则换我开始狂暴的扭动着腰,换个姿势把小鱼压在我的身下,粗暴的在嫩穴内进进出出抽插着。

  忍住不叫出声的小鱼,也因为粗暴的抽插,最后还是忍不住的越叫越浪,越叫越大声,小鱼被操弄到我射了之后,全身虚脱瘫软在床上,就连起身清理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是补擦乳液,我拿一旁的湿纸巾帮小鱼清理乾净才发现她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我坐在床边一会儿,也打算要睡了便把房间电灯关掉,回到床边躺着,躺没多久又有尿意,就起身准备往厕所过去,为了避免像上次一样的尴尬,这一次我先围上浴巾才出房门。

  一开房门就深感到所幸有先围上浴巾,这时候祐祐居然还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但是我出去后又一声没响的,也不确定是不是看着电视睡着了,也就没有作声,轻步的往厕所进去。

  厕所出来之后才发现祐祐还没睡,往我这方向看「……出来上厕所啊,小鱼累到睡着啦?」

  我有点被吓了一跳「呜…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嗯…小鱼睡着了我就出来上厕所,也差不多要睡了」。

  祐祐突然沉默了一下「……嗯,我睡不着…我真羨慕小鱼,欸轮子可以坐下来陪我聊天吗」?

  我直觉像是想要跟我说小鱼一直绝口不再提祐祐发生的事「嗯?羨慕小鱼?
  是什么意思啊,是可以陪你聊天啦…「,说完后习惯性的往祐祐的对面沙发走过去坐下。

  「就…小鱼有你这么爱她啊,话说你可以坐过来我旁边吗」?说着就往旁边挪动,并拍沙发示意要我过去。

  我当然回绝掉「这不好吧,我只有围一条浴巾,感觉乱尴尬的…」。

  「那你可以去穿衣服啊,我想跟你说个故事」。

  「说故事喔…?那好吧」因为知道祐祐要跟我说她的事情,好奇心驱使下说完便走进房间穿上衣服,坐到祐祐旁边。

  一坐下去祐祐就先开口「小鱼还在睡吗」?

  「嗯,睡死了」。

  「一定是被你操到累垮」。

  「呃…工作也有关系吧」。

  「工作是还好,刚刚她在里面叫的我都有听到,很操…」。

  「噗…真的很大声喔…」。

  「是还好啦,就是听得到」。

  「哎唷,不要再聊这个了啦,你不是要跟我说故事吗」?

  「是没错…这么突然我也不知道从哪开口…」。

  「没关系啦,慢慢来吧」。

  「嗯…话说你真的很爱小鱼耶,超羨慕的」。

  「什么呀~你应该也有人爱吧」。

  「…才没有呢,我看起来像是有男友的样子吗」。

  「怎么可能,你这么正,至少有很多人喜欢吧」。

  「没有……所以才超羨慕的呀」。

  「是喔…唉呀,迟早会遇到啦」。

  「欸…轮子我突然想喝酒,我们边喝边说可以吗」?

  「…喔,好吧,我去买吧」。

  「我也要跟你去,我去套件外套」。

  「你不换件比较安全的衣服再出门吗…」。

  「哎唷,就在附近而已,而且是跟你出去,我下面也有穿」。

  「呃…那好吧」。

  祐祐套上大衣之后,就跟着我到外面的便利商店,路上边走边闲聊走进便利商店的冰箱区,我提着购物篮想着要买哪种牌子,站在身后的祐祐突然说:「超薄无感型」。

  「啥!?」我马上回头看了她一眼,祐祐就站在保险套区,手上拿着知名品牌的超薄型套子。

  祐祐看到我望向她,有点小激动的说:「欸轮子,你看你看,超薄无感的耶,你要不要买一个」?

  我又再一次看见祐祐如此开放「呃…不用了啦,我跟小鱼在做的时候都没有在用保险套的」。

  祐祐还拿在手上把玩着,没有打算放回架上「咦~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有戴套子耶…」。

  「啥!?你是不是讲太快?我听错了吧,哈哈」应该是听错了,在最后我尴尬的乾笑几声。

  「哼!」祐祐闷哼了一声后便把保险套放了回去,转身走到放啤酒的冰箱前,随手抓了各种牌子的啤酒放进我手中的购物篮,每种不同的啤酒各拿两罐,结帐时算了一下,总共买了十八罐,还依牌子口味分装到两个袋子。

  回到家后,祐祐从两个袋子拿出一样的啤酒出来后脱掉大衣「喝吧!我们一人一袋,还要喝一样的牌子喔」,拉着我一起坐到沙发上。

  我被拉扯而下,坐下后打开了放在眼前哪罐啤酒「这样一个人不就要喝九罐吗?好,那喝吧」。

  「欸~第一罐要乾杯」祐祐拉开易开拉环后碰撞我手中的啤酒,示意要一口气把它喝完。

  我有些无奈的也跟着一口气喝完「一开始就喝这么快喔…」?

  「当然要啊~敬小鱼有这么爱她的轮子~」说完又打开第二罐,又是一口气喝完。

  这画面还真熟悉…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祐祐已经帮我打开要我也把它喝光「这有什么好敬的啊…」,说完又把酒往嘴里倒了。

  祐祐开始放慢速度了,边喝边说:「当然有啊,小鱼也发生过那种事,你还是这么爱她啊」。

  「啥?什么事啊」?

  「就严凯在他办公室对小鱼做的那个啊…」。

  「什…什么?这事情你也知道喔」?

  「废话,於公我是助理,那傢伙也算是同事,於私我跟小鱼又像姊妹,她多少也会跟我讲」。

  「是喔…等等,你说的也,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

  「……嗯…就在前几天…」。

  「呃…所以小鱼才说你会不想接近男生喔」!

  「其实也还好…就只是真的很难过」。

  「这…怎么会这样…」。

  「嗯…你想从头开始听吗」?

  「呃~你想说的话我会听,不想说的太仔细的话也不勉强」。

  「嗯,我从头开始讲吧,不过你肩膀可能要借我靠了…」。

  「喔…好啊,你靠吧」。

  说完祐祐就靠在我肩上,边喝着酒边仔细陈述事情的经过,有时哽咽说不出话来时我安慰着她,有时眼角流下泪光时我情不自禁的替她抹去。

  说着说着还不忘要我也跟她喝酒,看见我也跟着她的步调喝,有时祐祐也会笑着闹着。

  故事接近尾声,桌上的啤酒还剩几罐,祐祐开始有喝醉的样子,却还是又开了一罐一口气喝了一半,把喝剩的一半往我这塞,头靠在肩上往我脸看说:「坏轮子,我喝不下了,这剩下的一半给你喝」。

  祐祐那眼神就像是非要我把它喝完才肯罢休,我想了想就就接手过来「好好好,这我帮你喝,既然喝不下了那就去睡觉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故事也差不多说完了吧」,一口气喝光。

  祐祐看我一口气喝完,开心的拍手「嗯,好啊,那你扶我回房间吧」。
  我扶着祐祐走到她房门前,转开房门进去扶到床边,祐祐冷不防的把我也拉上床,拉着我的手受作用力的拉扯,我的手恰巧到祐祐的股间还摸到了阴部,在作用力结束之后我反射性的抽回我的手「你不是说有穿吗」!?

  祐祐没有回答的坐起来,突然之间往我吻了过来,我极力的把祐祐推开之后喘口气「呼…呼…祐祐你是真的喝醉了啦」。

  祐祐看着我说:「对!就当我真的醉了,我喝醉了,你不管对我做了什么,明天醒来后我都不会记得,所以你现在想要对我做什么都可以,那…你想要做什么呢」?

  就像是在强调什么,我起身站到床角「我没有要对你做什么,可以的话我只想要安慰你而已呀」。

  「我就是要你安慰我啊…」。

  「不!不是那种的安慰」。

  「我就想要你抱抱我、亲亲我这样而已…」。

  「呃…这不太好吧?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

  「那不然…你躺下来,让我从后面环抱你」。

  「这…好吧…」。

  我可能有点醉了也觉得这应该没有关系,於是坐上床边沿着床缘背向祐祐躺了下来,祐祐在后面越抱越紧,紧到我有些受不了,正打算用手去制止的时候,却稍微松手开始上下来回抚摸,也因此我也就没有出手制止。

  这时候突然感觉到我起了生理反应,趁着醉意我反握着祐祐的手,停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上下抚动,这时换我牵着祐祐的手来回游走,之后就滑移到我的跨间,用着祐祐的手磨蹭隔着裤子的肉棒。

  突然之间祐祐摆脱我的控制,开始意图拉开我裤档的拉炼,一开始我也任她拉下拉炼,直到正准备掏出内裤里的肉棒,突然良心不安不能够在继续下去,於是我抓住祐祐的手制止。

  拉开祐祐的手快速起身,一边拉上拉炼一边站到床边,用红晕的脸、垂泪汪汪的眼看着我,说着:「为什么…呜…」之后就把头半埋进被毯里哭起来。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蹲在床边,一边逝去祐祐的泪水,一边安慰道:「对…对不起,我还是觉得不能够再继续了」。

  说完之后我开始一下抚摸祐祐的头,一下轻抚脸颊,就像哄她睡觉一般,看着祐祐渐渐的睡着了,我松口气之后蹲着亲吻着祐祐的脸颊,随后便起身准备回小鱼的房间。

  轻轻带上祐祐房间的房门,带着坚挺的肉棒回到房间,看着小鱼依旧是沉沉的睡着,内心带着愧疚亲吻小鱼,还在想着该怎么解决坚挺的肉棒,却被睡意狠狠袭击,最后只好抱着小鱼深深的入睡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