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幼蕾散花](剑道馆的性爱)(1-6)作者:不详
[幼蕾散花](剑道馆的性爱)(1-6)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幼蕾散花
 

 字数:57228字



 


***********************************   已经是多年前的老文了,当年还是从小说店租的看的,后来才知有网文,可 以随心所欲的观看。不过现在网络上能找到的H文不多了,新同仁可能没见过, 所以发出来。不过,此书并未完结,哪位手上有同人版的不吝共享一下。 *********************************** 
            第一章 思春期的甘香
 
  道场不断传来高中女生击着竹剑及用力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在一片嘶杀声中 夹杂着蝉鸣声。在闷热的午后,毫无风的讯息。
 
  「别装蒜了,我们旗鼓相当!」藤尾边说着,然后上下挥动着竹剑。
 
  高中女生共有十一人,无论如何多出一个人,所以指导老师藤尾也需要轮番 上阵。对手是二年级的杉田美雪,长得大又圆的眼睛闪着羞怯的眼光。学生穿的 白色的习剑上衣及红色裙子,只有藤尾穿蓝色习剑用上衣及黑色的裙子。 
  室内发出十一位少女特有的香气,唯一的男生藤尾正兴奋着。
 
  「喂……」
 
  美雪很认真地学习着。由于被朋友半强迫半引诱的加入剑道社,又由于个人 太过于害羞,所以虽已二年级了,尚未取得初段的资格。迎面而来的竹剑,藤尾 轻轻地横扫在美雪的脸上。
 
  「啊……」被击到脸部的美雪痛苦不堪,顿时失去平衡,而藤尾更是不断地 攻击。
 
  「怎么啦!无论如何也要打到我一下才可结束。」藤尾不断地刺激着美雪, 又沉浸在美雪具有弹性的肉体上,兴奋的老二不断地变大。藤尾毫不容情地打在 腋下以及手肘附近。
 
  美雪一直闪避不及,自然不会注意到对方所打的部位。在连续地打击中,美 雪毫无攻击之力,唯有节节后退而已。青春期富弹性的胸部在汗流夹背中隐隐若 现,连裙子下雪白的大腿似乎也呼呼欲出。面罩及护手上混杂着宛如牛奶般的少 女的香汗,在白刃相接时,不时地传了过来。
 
  「看来已经到了极限了……」藤尾看着美雪不稳的脚步,如此想着。不必如 此心急,才开始集训而已,还有五天的时间可以满足个人的虐待的欲望。 
  被逼到墙角的美雪,拼命地挥着竹剑。
 
  「脸……」喉咙发出纤细的声音,美雪终于打到了。
 
  腾尾故意不闪避,就这样让她打到脸部,反正她没有什么力气,所以既使打 中也没什么大碍。
 
  「好,可以结束了。」藤尾大声地宣布道,美雪好像要虚脱一般。
 
  全体人员以蹲踞的方式相互施礼后,现在剑道场中的声音较为温和。
 
  太阳依然高挂,学生们开始准备洗澡以及煮晚饭。只有藤尾一人甩开防护用 具,离开剑道场来到井边,脱下裙子冲水。四周环山见不到人迹,只有听到蝉鸣 而已。
 
  藤尾弘史,二十八岁,是都内女子高中的国文老师,因是剑道四段高手,所 以另兼剑道顾问之职。
 
  这 是神奈川县西北部的山中,藤尾高中参加剑道社时,经常来此集训的山 寺。村庄因进步慢而愈显落后,目前只剩下一位和尚在此渡日。道场早已变更为 村人的集会场所。
 
  藤尾提出暑假集训申请时,和尚欣然答应。学员中有五位二年级,其余的是 一年级的,三年级的学生因要参加大学联招,全体退出不能集训。全是十五至十 七岁的美少女,其中只有美雪非常老实,又不太具有运动细胞似的,其余的都很 认真地学习击剑的技术。
 
  最近都内女子高中的学生,重新看待武士之道,不但礼仪正确、姿势良好, 颇获PTA的好评。藤尾本身比较喜欢有内涵的女生,与一般男人喜爱漂亮又会 打扮的女孩不太一样。所以在击剑时绝不容情,少女们拼命挥剑的神情,更能激 起他的兴奋与欲望。
 
  不久将上身擦拭干净的藤尾,就光着上身回到道场上。进入换衣服时,学生 也打扫完毕,正陆续地离开。
 
  「扫除完毕!」
 
  「很好!辛苦了。」藤尾顺便用眼光注意着有几位在看他裸着上身会感到害 羞而眼光低下着的。
 
  大家都因汗流夹背而换上白色体育服装及灯笼裤,而所谓的灯笼裤指的是蓝 色滚白边的短裤。除了在练习剑道时穿的衣服外,学生们规定穿这一套运动服。 
  一年级与二年级的学生分工合作,一年级负责洗衣服及准备洗澡水,而二年 级的学生负责煮饭。
 
  只有藤尾一人回到道场,在五十张塌塌米的室内,依然残留有少女们的体臭 味。在 面除了在集会时当作演讲与表演用以外,尚保留有舞台以及乐器室。因 为全是女孩子,所以没有特别的更衣室,大家ァ?道场内更衣,只有藤尾是到乐 器室更衣。
 
  当藤尾进入乐器室时,发现还有一个人在。
 
  「怎么啦?杉田,你怎么还在这 。」
 
  「啊……」听到声音的美雪,吓得将身体缩成一团,她因汗流夹背, 面白 皙的皮肤隐隐若现。
 
  「对不起,我来找药箱……」美雪急的用衣服去擦汗。
 
  这间小房间除了当作藤尾的更衣室外,还有一个小小的洗手台,上面放有学 生的毛巾及私人用品。
 
  「药箱在这 ,怎么啦?是不是受伤了?」藤尾从架子上取下箱子,走近畏 缩于一角的美雪。
 
  绑在后面的马尾巴,因运动后而显得凌乱,一阵阵甘香的汗味直扑藤尾的鼻 子。
 
  「不严重,我自己来好了……」美雪俯着脸轻声说道。十七岁少女的娇羞, 从后面的体态中就可感觉得到。
 
  「没关系,让我看看,最后和你比试的人是我,所以我有责任。」
 
  「啊……」藤尾来到她的面前,用力拉开她的剑道服。
 
  美雪卷缩手臂,又因害羞而不敢出声。对方是老师,自然不好反抗,但如果 把他当成男性看待的话,则他是在欺侮自己,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下半身只 穿一条白裙子,而上半身没有穿内衣。
 
  「这就是被我打的罗!」藤尾压抑自己的兴奋,以抱歉的口气说道。
 
  美雪的右肘与右手腋下都是红色的伤痕。肘部被竹剑所伤的伤痕并不严重, 虽然有点痛,但比不上被看到时的难堪。美雪右手被拉起,左手则用力地护在胸 前,她一直羞得大气也不敢喘。白 透红又光滑圆润上的肌肤,还留有汗的痕迹。 
  而将脸部靠近其腋下的藤尾,不断地闻到一股馥郁的乳香味。
 
  女孩子的汗基本上不太一样,在男子剑道部的味道其臭无比,绝无如此馥郁 的香味。腋下的毛与体毛好像是处理过似的,薄薄的挺光滑的,又不见剃过的痕 迹。
 
  藤尾迅速地打开药箱,拿出冷却喷雾器来。
 
  「竹剑的伤不会严重的,冷敷一下就好了,这种伤痕练剑的人,每个人都会 有,忍耐一下吧!」
 
  「好……」美雪小声地回答,而因为太害羞,所以将脸别向左肩。
 
  藤尾将喷雾剂喷在腋下的伤口上。
 
  「啊……」一阵冰冷的感觉袭来,美雪不自主地叫了出声。卷缩的右手被藤 尾用力地拉起,现在只看到喷雾剂的痕迹。
 
  「啊……」美雪痛得弯下身来,头也因害羞而垂了下来,在一阵混乱中,早 已忘了疼痛的感觉了。

   「已经没事了!」
 
  「等一下,再等一下比较好!」藤尾用力地拉着美雪,裙子下的阴茎早已勃 起。欲火再也压抑不住,这个美雪看起来很老实,又害羞的样子,一定不会对别 人说的。
 
  「好香的味道,你洒过香水吗?」
 
  「没有!」
 
  他一边问着,一边将脸凑了过来。淡淡的清香飘了过来,藤尾迅速地趴在美 雪的脸上。
 
  「女孩子会自然发出这种香味吗?」
 
  藤尾自言自语地说着,脸部则在美雪的肌肤上摩擦着。美雪一直护在胸前的 左手被用力地拉开。
 
  「啊……老师……」美雪一时间搞不清楚这是受伤的治疗,还是老师与学生 之间的关系,整个人都震住了。
 
  漂亮的胸部裸露出来,虽然才十七岁,但乳房发育已成熟了,是淡樱色的乳 头,弹性非常好的样子。藤尾紧紧地抱住她,将嘴凑在乳头上。
 
  一年级的学生忙着准备洗澡水及洗衣服,而二年级的学生则忙着煮晚餐,并 盼望一年级的忙完以后,会过来帮忙。而且很多学生会到山上散步,也许美雪不 可能马上回来,所以不会有人找到这 来,藤尾心 不断盘算着。
 
  「啊!」乳头被含着的美雪,突然之间全身僵硬。她无法反抗,美雪对老师 存有恐惧感,而且这 是远离人烟的山上,也许她会觉得老师是绝对的支配者。 
  疲弱的美雪不断地卷缩身体,心 期待着这种不幸赶快过去。即使出声厨房 也听不到,这更增加藤尾施暴的心意。藤尾早已克制不了了,强力吸吮着乳头, 并用舌头转动着,青春期所散发出来的清香,更刺激他把美雪压在地板上。 
  「不要……老师……不要……」美雪用恐惧的声音求饶着。
 
  连接吻都不懂的处女,尤其是这所高中的女生,学校严禁学生与他校的男生 交往,所以更增加学生的性感及羞怯。美雪因身体被压而不断地扭动,藤尾将美 雪正面压着,脸则不断地吸着两边的乳头,并不时用手抓着丰满的乳房。 
  「呜……」脸不断左右摆动,拼命想要躲避的美雪,嘴终于被强力吻着时, 全身一片僵硬。红红柔软的双唇被压着,一股热气吹了过来。
 
  藤尾初次尝到如此清香的滋味,更是用力地将舌头挺过去。一边舔着唇,中 间还夹杂着汗水,心 更冲动地想吸吮她的唾液。美雪紧紧地咬住牙齿,而藤尾 则将舌头左右地进攻两旁的齿列。然后抓住乳房的手,更是使劲地捏着。 
  「呜……」美雪痛得张开嘴,趁这个空隙,藤尾滑溜的舌头进攻着羞怯又香 甜的舌头。美雪根本不想张开嘴,但是又避不开藤尾的舌头,只好又左右不断地 扭动着脸部。美雪正是憧憬着恋爱的少女,作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初吻,竟礛被强 暴式地夺走了。
 
  藤尾不断地舔着美雪口中香甜的唾液,更努力寻找那柔软的舌头。在被不断 地强吻下,美雪早已没有反抗之力,反正梦与现实似乎是那么地遥远。不久,藤 尾的舌头离开了美雪的嘴巴,开始往下舔着沾满汗水的肩窝,然后将脸埋在气味 浓烈的腋下。
 
  「啊……」美雪不由得呻吟出声,身体弓了起来。舌头爬行在更敏感的腋下, 一切的感觉早已钝化了。美雪难为情与恐怖感渐渐消失,卷缩的手正好被藤尾当 作枕头躺着。
 
  藤尾不断地品尝这十七岁少女的汗臭味,舌头更是一路往下爬行,并伸出右 手到裙子底下一探虚实。
 
  「啊……不要……」美雪不断出声求饶,身体更是缩成一团,拼命抵抗着。 
  美雪和其他学生一样,裙子下没有穿内裤。在练剑时会大量流汗,洗起衣服 来相当麻烦,而且来参加集训,内衣裤也所带有限,而且这 除了藤尾与住持是 男的以外,全都是女的,身体在剑道服下也不易被看清。这一切都便宜了藤尾, 方便了他在裙下之探索。藤尾手指用力地拉开紧闭着的大腿。
 
  「啊……啊啊……」美雪急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是剑道部学员中的第一美人, 虽然距离藤尾理想中的对象相差甚远,但是比较好控制。虽然外表看起来相当柔 弱,但是上半身裸露出来的体态以及摸到的大腿,感觉都相当健康。
 
  手掌接触到平淡淡的耻毛。藤尾的中指滑下股间的正中间部位,接触温湿的 花蕊,使美雪的肌肉更加紧绷。
 
  「不要……」美雪虽然出声求救,但是湿意愈来愈浓的身体,仿佛是在求偶 一般。
 
  「手淫过吧?把腿张开,我会使你觉得更舒服的。」藤尾头从腋下上抬起来, 枕在美雪的手臂上,一边用鼻子嗅着清香的发味以外,更轻轻地在其耳畔说道。 
  这种声音根本不像老师,而是一个强暴者掳获猎物时的兴奋之情。
 
  突然咬住樱色的耳朵,美雪受到刺痛,不由得将腿分开。其间,藤尾完全用 手指,他用手探寻小阴唇,以及膨胀的耻唇,最后是突出的阴蒂。
 
  「你看,感觉很棒对不对?渐渐润滑了……」藤尾用口吸吮着耳朵,然后在 舔着耳穴时,轻轻地说着。
 
  美雪拼命地咬住嘴唇,压抑着急促的呼吸。手指在阴蒂上画着圆圈,不断地 刺激着,偶而将手指伸入阴唇内部的膣口,少量的蜜液正不断地渗出来。但是感 觉似乎仍嫌不足,如果再用力施暴,为了保护身体,蜜液必定会大量释出的。 
  手指不断地爱抚阴蒂,美雪的肌肤则呈正直的反应。不久,好像渐渐习惯了, 震惊的间隔愈隔愈远,美雪的下半身渐渐觉得气闷。
 
  「光用手指一定不够爽快?告诉我,你希望用舔的。」藤尾轻声说道,美雪 第一次听到这种淫秽的台词,身体一直,奋力的抵抗着。不久,藤尾站了起来, 伸手去解开美雪裙子上的钮扣。
 
  「不要!不要!」美雪拼命抵抗,虽然身心已遭受莫大的伤害,但是本能地 想保护自己最重要的部位。
 
  「你想叫人来吗?你想让你的裸体公诸于众人的面前吗?」难道藤尾不怕本 身的丑态被曝露出来吗?混乱中的美雪不觉地悲从中来的掩住脸。就在此时,藤 尾已将裙子的钮扣解开,而裙子也顺势滑落地上。
 
  「啊……啊……」美雪全身光溜溜的,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如被向上强 压着,藤尾用双手压着她的双膝,并用力将它们往左右拉开。
 
  「不要……不要看……」美雪哭着喊道,并且拼命地想用手及脚将私处隐盖 起来,但是藤尾将脸埋在美雪的私处上。
 
  「下体完全笼罩在汗臭之中,左右大腿内侧,青色的静脉横在白色肌肤上, 而那大饼则具有相当弹性。中间有淡淡的杂草掩住私处,而其股间则有一道纵贯 的裂痕,惹人烦恼。脚被撑得大开时,仅仅裂开的私处,绽放出浅桃红色的小心 型的花蕊。藤尾伸出手,用手指将小阴唇撑开。
 
  「啊……」美雪小小的呻吟声,透过大腿内侧的震惊,由脸部和手指覆盖之 间透露出来。打开阴唇的深处,就是处女可怜的膣口。那内壁仿佛是玫瑰花一样, 它正随着美雪的喘息而烦恼地收缩着。内侧粉红色的粘膜早已湿漉漉了。 
  「藤尾的脸正凝视着裂缝上部仅有的突起,在阴核包皮下鲜艳、小小的仿佛 珍珠般的阴蒂。不久,藤尾的手指离开了,代之而起的是他的脸部以及鼻子。 
  「啊……」美雪的呻吟反射在大腿上,不自觉地夹紧藤尾的脸。
 
  「藤尾的脸左右摆动,鼻端不断地抚弄着,耻心中吸满这青春期待的香气。 
  这地方不光是香味,再加上美雪本来的体臭、及处女特有的耻垢、残留的尿 骚味等,百味杂陈的浓香馥位,更刺激他的男性本能。
 
  「不要……不要……」美雪的脸向后仰,双手用力地推开藤尾的脸,但是就 是使不上力,只是呼吸更加急促而已。
 
  藤尾鼻子嗅着美少女的体香,舌头则开始爬向裂缝的内处。当舌头舔上内部 的肌肉时,感觉到一股特别的碱味,在同时,他更用力地压着美雪大腿的内侧。 
  藤尾将舌头插入,并来回舔着膣口的周遭,儿且慢慢地舔着最敏感的部位阴 蒂。
 
  「啊……」美雪将身体翻了过来,好逃避攻击。藤尾紧紧?拥抱着美雪的腰, 并固执地进攻着阴蒂。阴蒂在唾液的濡湿之下,闪闪发光,包皮下的阴茎迅速勃 起。偶尔用舌头舔一下裂缝深处,好滋润那私处,碱碱的汗臭味早已转换成含着 酸味的蜜液。羞耻心强烈及胆小的性格,在肉体上则呈现相反的反应,爱液特别 多。
 
  「感觉很舒服吧!再大声叫看看!」藤尾抬头往上看,淡淡杂草的山丘上, 滑过白色的肌肤,达到形状良好又健康的双乳上,眼光直落下巴。
 
  美雪似乎要摆脱那淫秽的语言似的,不断地摇着头。呜咽的声音加上汗液不 断地抖落下来。不久,藤尾干脆将美雪的双腿抱起,并用手指去扳开巨大水蜜桃 间的屁股,并用舌头去舔那最神秘的肛门部位。
 
  「不要……不要……」当裂缝被舔时,美雪不断地呻吟出声,身体则不断扭 动着。
 
  屁股沟是集全身所有味道之大成者,如花蕾般的肛门,配合着美雪天生的异 质,感觉特别香馥,但这一切无疑地对藤尾而言,是最佳的兴奋剂。藤尾用双手 的打大姆指扳开肛门,先用舌尖品尝一下味道之后,舌头直向前挤,直到舔到直 肠的粘膜为止。
 
  「呜……啊……」美雪的下半身非常气闷,因为藤尾的脸一直在她的下体打 转着。藤尾抬起头来,用唾液去润湿肛门,并用食指一口气地插入肛门内。 
  「呜……」美雪仿佛要断气一般,由喉咙深处发出呻吟,而肛门则迅速地紧 缩起来。整支手指都插入 面,藤尾正细细品尝那紧缩的感觉。藤尾更用大姆指 插入处女的膣口,并用将手指来回地抽送着。
 
  「不要……」美雪香汗淋漓,苦不堪言。纷乱的长发贴在额头上,脸上是脉 脉含情的神态。
 
  「以前你就想这么做,对不对?感觉不太一样,整个人都飘飘欲仙吧!女孩 最想了解所谓性的一切了。」藤尾胡说乱语一通,早已蜕下严肃的表情的假面具, 而且手指蠢蠢欲动。
 
  他虽然还是单身汉,学生时代曾经和多位女友有过性关系,但是二十岁以后 都是和一些好色的女人在一起。不久,藤尾拔出所有的手指。
 
  「啊!」充份滋润的膣口,以及肛门都有想排泄的感觉。当手指拔出的同时, 美雪不觉得发出呻吟声,瞬间仿佛是柠檬突起的肛门,马上恢复花蕾般的样子。 
  藤尾先将手指拿到鼻子前面闻一闻后,马上将它伸到美雪的鼻前。
 
  「啊……」美雪闻到自己的臭味,迅速地将脸移开。
 
  「这就是你的体味,我是用舔的,现在换你把我的手指舔干净。」藤尾将手 指伸入美雪的口中。
 
  「呜……」美雪拼命抵抗,但是鼻子被捏住时,嘴巴自然就打开了。伸进去 的手指在美雪的嘴 搅动。
 
  「用力舔,你是想舔手指,还是舔我的呢?」藤尾迅速地用左手解开自己裙 子的扣子,他与美雪一样一丝不挂,阴茎不断地勃起。
 
  「不用舔手指了,现在舔这个!」藤尾突然跨到她的胸前,赤黑的龟头已在 眼前,令她呼吸更加急促。
 
  「啊啊!……」美雪看见肉棒逼近时,直觉反应的把头撇开。
 
  「仔细看清楚,第一次吧?如何,这个宝贝将要进入你的漈漈漈. 」藤尾用 手握住阴茎,然后将渗出液体的尿道口对准美雪的鼻子。
 
  本来藤尾也不打算夺走美雪的贞操,而且时间又如此短促,做这种事他不喜 欢猴急。像美雪散发如此青春气息的美少女,至少也得花上整晚时间好好享受才 是。但是,看美雪的情形,非得用强暴手段不可。可是她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 东西,除了恐惧外,膣口也可能会裂开。
 
  「如果不想被插入,就将嘴打开。」
 
  「呜……」美雪长长的睫毛上沾满泪珠,紧闭的嘴唇好不容易被扳开。 
  藤尾坐了下来,将龟头插入美雪的口中。
 
  「不要用牙齿咬,先用舌头舔。」藤尾快活地深呼吸着,美雪照着他的话做, 开始用舌头舔。
 
  美雪的柳眉紧锁,只是先用舌尖试探地去接触一下而已。柔软的舌尖接触到 前端时,舔到了 面渗出来的粘液。很快地,美少女的清净的唾液代替了一切。 
  呼吸愈来愈急促的藤尾,其耻毛在唾液下变得光滑,龟头将美雪的嘴弄得鼓 鼓的。
 
  于是藤尾的身体更往前倾,将阴茎挤入喉咙深处。
 
  「啊……」龟头前端接触到喉咙的粘膜时,美雪痛得叫了出声。充满唾液的 口中是温润的,而想要逃避的舌头在左右闪避时,正好接触到整根阴茎。 
  不久,整根阴茎都浸在唾液之中,藤尾一旦润湿就将阴茎拔出。然而美雪连 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他的阴茎又已经压到嘴边了。
 
  「全部用舔的,然后放入口中用吸的。」睾丸好像要被挤出来一样,藤尾的 下体在温热的呼吸与唾液中,不觉得呼吸急促。
 
  藤尾的腰部更是不断进攻,然后用手指去扳开自己的肛门,并且对着美雪可 怜的嘴。
 
  「用力舔,你是要舔的,还是要我的阴茎放入你的漈漈漈呢?我是两样都可 以哦!」藤尾一边说道,在美雪的舌头接触下,勃起的阴茎更是硬挺。
 
  肛门的热气不断向美雪袭击,有一股酥麻的感觉,令人觉得颇为舒服。美雪 心 虽然拒绝,但却仍用柔软的舌头及唾液舔着阴茎。有美少女初次舔自己肛门 的感觉,更令藤尾觉得飘飘欲?,而且对方是自己的学生。自己曾经多次想像与 自己的学生做这种游戏,一直到今天,远离学校来到人烟罕至的山中,才得以一 偿宿愿。
 
  再也无法忍耐了,况且美雪也应该回到大夥的身边了。藤尾将腰部抬起,然 后再一次深深地将阴茎插入美雪的口中。
 
  「舌头用力搅动,或是发出声音地用力吸。」藤尾的腰上下不断地在美雪的 口中抽动着。唾液润湿的阴茎,隐约若现并发出啾啾的声音。
 
  美雪也想早点结束这场恶梦,于是脸颊涨得鼓鼓的,再也没有时间去抵抗, 于是舌头也激烈地动了起来。
 
  「对对,不错!现在要射出来,你要全部吞进去。」藤尾边说,腰部运动得 更加迅速。美雪舌头的动作与藤尾的鼓动已配合一致,快感徐徐的散布全身,终 于爆发了。激烈的快感由阴茎贯穿脑门,藤尾在美雪口中用力地射精。
 
  「呜……咕……呜……」热液直射喉咙,美雪开始咳嗽。因此阴茎离开了口 中,而使美雪的嘴唇布满精液。
 
  「吞下去,还要再射出来了。」藤尾一边品尝快感,一边用力地握着抖动个 不停的阴茎。还有大量的精液由勃起的尿道口,直喷射向美雪的脸部。
 
  「啊……」整个眼睛、鼻子、脸颊全都是精液,美雪迅速地将脸转了过去。 
  但是藤尾用双膝压着,让美雪固定地向上仰卧着,精液自然全射在美雪的脸 上。
 
  美雪漂亮的脸上沾满白浊的粘液,好像泪水流到脸颊,然后耳朵直到发梢。 
  不久藤尾紧握的阴茎,将最后一滴精液挤出来,注入美雪口中。
 
  「很好喝吧!全部喝下去。」
 
  好不容易快感过去了,藤尾用力地喘息着,然后屁股移位,用手指将美雪脸 上的精液涂在美雪的嘴唇上。美雪向上仰躺着,被弄脏的嘴唇中不断「哈啊哈啊」 地喘息着。
 
  「美雪最爱偷懒了!」
 
  「对不起……」回到厨房的美雪,除了对同伴强忍欢笑以外,别无其他方法, 这么羞耻的事怎能说得出口呢?躲在暗处偷看的藤尾,总算放下一颗心。他们还 需要暂时住在一起。不久藤尾来到庭院转了一圈,内院是一个广大的墓园,但是 早被村人所遗弃不用了。太阳终于下山了。
 
  「老师,只有你和一些可爱的学生吗?」诵完晚课的和尚走出大殿,对藤尾 打着招呼。
 
  五十九岁,号玄心是有名的住持,但是长得白白壮壮的,一脸猥缩样。他曾 经在村中调戏良家妇女,而且奸人妻女,是出了名的麻烦人物,所以妻子早就逃 之夭夭。
 
  「和尚,请不要强奸我的学生。」藤尾苦笑地说着。
 
  学生时代虽然常来而很熟悉,但是久不联络,好像不再热络。教藤尾玩女人 的就是这个和尚。
 
  「不行了!最近我年老色衰,早已没有精力了。不过此时最需要吸收年轻女 子的蜜液,所谓采阴补阳。」和尚不怀好意的笑着。
 
  「你也不是好东西,早该遭天谴了。」藤尾起身从口袋 拿出打火机来,而 和尚也拿出一卷蚊香点燃,然后再点了一根烟吸着。
 
  「你现在是老师,而且是都内的名女校,校规很严格,你受得了吗?」 
  「所以来此透透气啊!明天会增添一位女教师,刚从大学毕业,是一位大美 人哪!」
 
  「哇阿!那真是太好了。」和尚充满肥肉的脸笑得很轻浮。
 
  在与内院相接的另一侧,传来数个一年级学生在洗衣服的声音。大家都穿剑 道服,手拿抹布未穿内裤,明天一定会全干了的。此时,有一位学生往这边瞧着。 
  「不知道水是不是煮沸了……?」
 
  水泽由香,是一位天真浪漫的女孩子,长得像洋娃娃一样可爱。在都内不懂 这种旧式的木桶澡,还有大众式的粪坑式厕所,对她们而言,都是头一次经历到 的。
 
  「好好!我来帮忙。」和尚丢掉香烟,用草鞋捻熄后,马上站起来朝由香走 去。然后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向澡堂的内部。
 
  「放心好了,他是一位和尚。」藤尾一边目送他们,一边喃喃自语道。然后 自己也站了起来,离开座位。
 
  此次集训期间,藤尾分到单独的三坪大房间,和尚睡在大厅的主卧室,而十 一名学生则挤在大厅旁边的二间四坪大的房间。藤尾的身体依然残留有美雪柔软 肌肤的触感以及青春期特有的香味。插入和挤入与及射精在美雪无暇的脸上,这 一快活可比强奸得多了。像这样简单的出手,她一定会沉默的,无论如何我要找 机会获得快感。
 
  当然藤尾精力十分充沛,一晚可射精五、六次,为了确保能得到美雪,今晚 一定要找机会与她接触。
 
  「我只是带给女人快感罢了。」藤尾心中如此想着。对方愈是一位天真无邪 的女孩,更是激发男人内心深处的兽性。
 
  「对不起,老师……」现在还是自由活动时间,美雪在房门外叫着。
 
  美雪脸上一片青一片紫的非常紧张,不敢进入室内,只坐在走廊上而已。蓝 短裤下的双腿呈圆型跪着,恐怖与羞耻似乎深植心中。
 
  「什么事?」
 
  「这是集训的行程表,是片桐叫我拿来的……」
 
  片桐久美子是剑道社的队长,与美雪是小学时代的好朋友,而美雪就是被她 强拉入剑道社的。久美子因为在厨房及澡堂上指挥着相当忙,所以拜托美池?] 腿。
 
  「拿到这边来。」藤尾坐在屋子中间,用手肘托着下巴,等待美雪走过来。 
  美雪稍微迟疑了一下,马上拿起行程表后进入屋内。纸门是大开的,而且在 屋檐上可以看到院子 一年级的学生呢!美雪来到藤尾面前,正襟危坐地将行程 表递了过去。
 
  「嗯,不错,将它贴在墙壁上。」
 
  「是……」美雪迅速地点了头,但是藤尾并未将行程表还给她。
 
  「剑伤怎么样?还会痛吗?」
 
  「这……已经没事了……」
 
  「心伤如何呢?」藤尾一直注视着美雪问道。
 
  美雪垂下眼帘,嘴唇都湿了,她不知该回答与否。不久美雪小声地说道: 「我以前对老师很崇拜的……但是……」
 
  看着美雪的大眼睛 充满泪光。
 
  「已经完全幻灭了吗?」藤尾捉狭地问道,眼睛则紧盯着美雪看。
 
  「你是不是幻想与我来一段罗曼蒂克的恋情呢?」
 
  「求你,别这么说……」美雪双肩不断地抖着,含泪说道。
 
  「好吧!对我而言,十一位学生完全一样,除了希望得到身体以外,更想获 得大家的心。」
 
  「……」
 
  「如果你想与我有特别关系的话,今晚偷偷溜到我的房 来,我会特别疼爱 你,这是我的教学方法。」
 
  「我不会去的……」
 
  「不!你一定要来。」藤尾边说边用手握住美雪的手腕。
 
  「啊……会被看到的……」美雪本能地缩着身体,望着中庭。
 
  「呼呼……你看,你不是说怕被看见嘛?」藤尾一边苦笑着,然后强拉着美 雪,用力抓住她的下巴,便深深地吻着她的唇。
 
  「呜……」美雪被吻得喘不过气来,而藤尾的手更是抚摸着体育服下的胸部。 使她的身体动弹不得。前齿无力地张开,任由藤尾的舌头入侵。
 
  无论如何太远了,一年级的学生是看不见的,因为院子尚有一点微光,而室 内尚未开灯。藤尾嗅着美雪的气息,舌头则来回舔着她口中甘醇的唾液。用手掌 揉擦着膨胀的胸部,并探寻变硬的乳头,而美雪早已浑身乏力了。
 
  美雪的舌头无意识地动着,呼吸愈来愈急促。不久,藤尾的唇离开了,他开 始抚摸短裤下渐渐膨胀的耻丘。
 
  「啊……」美雪拼命地压抑住声音。还残留有汗液的大腿,紧紧地夹住藤尾 的手指。
 
  「很舒服吧? 面已经湿了,外表如此老实,但内心的欲望却如此强烈。」 
  藤尾在她身边轻轻说着。
 
  不久手指通过短裤的裤脚,拨开内裤,直接触摸阴唇。就像想像般的,手指 滑溜溜的,阴唇内侧温热又润湿。虽然队长派她来这 的,但也许美雪身体在下 意识中期待着这一刻吧!
 
  「哇啊!非常润湿。你这种体质喜欢被强奸,怎么啦?害羞了。你的漈漈漈 在追求男性呢!」
 
  「不要……这么说。」美雪将脸别了过去,好像梦幻般地喘了起来,整个人 都趴在藤尾宽广的胸前。
 
  虽然运动细胞不发达,剑道也学得不怎么样,但一直没有辞退的原因,也许 是下意识 喜欢被虐待吧。藤尾从经验中得知,常有这类的人混入各个运动社团。 
  「洗澡的时间到了,今晚在继续好了。」说完,藤尾迳自站了起来。
 
  「啊……」美雪突然失去支撑,跌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