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欲望的深渊](01)作者:km89
[欲望的深渊](01)作者:km8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字数:5763
 

  「你自己看吧。」
 
  小臻臉色冰冷又帶點幽怨地把一個長條紙片遞給了我。
 
  「這是什麼噢?」
 
  「驗孕紙啊,要不然嘞還能是什麼噢。」
 
  「驗孕!什麼意思?」
 
  我一聽到驗孕兩個字整個人從沙發上原本躺著的姿勢一下像彈簧似的跳了起 來。
 
  「就是驗孕啊,還能什麼意思。你自己看上面有幾條杠。」
 
  「兩條啊,所以呢,這是代表什麼。」
 
  「你是不是在裝傻啊,意思就是我懷孕了知不知道。」
 
  「你懷孕了!?」
 
  我的背後已經冒出了冷汗。
 
  小臻溫順又有些害羞、糾結地點了點頭,而我卻是大皺著眉頭:「我不信, 說明書呢,你把說明書拿來給我看一下。」
 
  小臻一下變得生氣起來,大概是想著怎麼找了這麼笨的一個男朋友,在旁邊 的桌子上把驗孕紙的說明書拿過來氣沖沖地交給了我。
 
  我比對著說明書上的圖示說明和驗孕紙上的兩道桿,這一刻真的是想抵賴也 不成了。
 
  「怎麼會,你怎麼會懷孕呢,怎麼可能?」
 
  小臻驚恐又有些怨恨地看著我:「為什麼我就不能懷孕了!你這話是什麼意 思?你想做了不認帳是不是?你是不是根本沒有想過要和我結婚,你說啊!」 
  說完小臻的眼淚就流了下來,這是我和她交往以來少數地讓她流淚傷心。 
  而我此刻的內心卻是比她更痛苦傷心,我之前的懷疑並不是我要始亂終棄不 負責任,而是我能夠百分百地確認小臻肚子里的那個孩子不是我的。
 
  因為在四年前的一次體檢中我被檢測出患有不育症,是不可能讓小臻懷上寶 寶的,這件事情我一直也沒敢告訴小臻。
 
  但此時此刻小臻卻告訴我她懷孕了,而且還是我的孩子,這是何等的諷刺和 心酸。
 
  「你坐下。」
 
  「什麼?」
 
  小臻被我搞得莫名其妙一下停止了哭泣。
 
  「你坐好聽我說。」
 
  我把她按在了那張座椅上,緊接著回頭在衣櫃里翻找起來。
 
  「老公你在找什麼,老公你別嚇我。」
 
  小臻被我奇異的舉動嚇著了,連我之前懷疑她是否真的懷孕這件事都顧不上 了。
 
  「你別管,你做好。」
 
  當我終於找到了那個準備了多年的神秘禮物之時,我深吸一口氣,轉過身來 走到了小臻面前瞬間單膝跪下打開那個準備了好久的婚戒盒子:「我一直以來都 沒有跟你說過,都放在自己的心裡。那就是能找到你做我的女朋友是我這輩子最 大的幸運,沒有什麼比你在我心裡更重要的。我現在向你求婚,我要用我的一生 來保護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你願意嫁給我嗎?」
 
  在我掏出婚戒的時候小臻已經明白了她眼前這個男人接下來要做得事情,再 一次眼泛淚花滴下了眼淚,只是這一次是幸福和感動的淚水。
 
  「我願意。」
 
  這簡短的三個字讓我們最後步入了婚姻的禮堂。
 
  「為什麼要跟這樣的女人結婚,那孩子不是你的,她明明在騙你,她出軌了 。」
 
  如果有人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真相一定會第一時間這樣問我,但也一定會有一 類人明白我這麼的目的和原因,因為我們都是相同的——綠帽淫妻一族。 
  當年看色情小說之時誤打誤撞掉入了綠帽族的深坑中,自此無法自拔,看著 小說中已經為人妻為人母的女主被其他不相干的陌生男子玩弄,生理和心理竟然 都產生了莫名的快感。
 
  從此淫妻一類的小說就陪伴著我度過了很長一段的擼管期。
 
  認識小臻以後我的綠帽之心才稍稍退去,忙著和她約會體驗不同的遊戲和事 物。
 
  但隨著時間一久,激情褪去我的那顆不死的綠帽之心又再次發芽生長。 
  小臻的性格是屬於那種比較強勢的女孩,雖然在床上還算聽話,平時也算是 溫柔,但我確始終沒有把這個心裡的小秘密跟她分享。
 
  一直以為以後也只能是把淫妻當作是心裡的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幻想好了,沒 想到的是小臻卻是告訴我她懷孕了。
 
  這麼多年以來的綠帽願望真的成真了,我還一時不敢相信。
 
  除了有強烈的興奮以外其實還是有難過和心酸,自己的女朋友在自己不知情 的情況下竟然被別人搞大了肚子,回過頭卻要我來負這個責任,世間最窩囊的事 情莫過於此。
 
  在隔年的一月小臻也在醫院中給我,不,準確來說給一個不知名的男人生下 了一個健康的男寶寶。
 
  「你們學校最近是不是有期中考試,你考得怎麼樣?」
 
  不知不覺已經離結婚以後過去快有十六年了,我對面坐著的就是『我們』的 孩子阿暉,正在讀高一,平時不怎麼愛學習在學校里調皮搗蛋的,他的班主任沒 少請我去學校喝茶。
 
  「就那樣吧,反正不是後面倒數就是了。」
 
  因為小臻的強勢,使得我在家裡的地位並不是很高,連帶著連小孩都不是很 怕我這個爸爸。
 
  「你在學校要好好學習,不要只知道玩,搞一些有的沒的。」
 
  「好了,吃飯的時候說這些幹嘛。阿暉喝點牛奶,吃慢點,容易噎著。」 
  剛想著趁機教育臭小子幾句就被小臻無情地打斷了,也難怪孩子不把我的話 當一回事。
 
  「我今天公司有點事,就不送你們了,待會你和阿暉自己搭車去上班。」 
  阿暉聽見不用和我坐一輛車高興的眼睛都冒光了,快速地把麵包幾口吞進肚 子里,一口氣把牛奶喝完:「媽我吃飽了,你好了沒有,上學要遲到了。」 
  這個臭小子明顯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吃飯,現在終於不用坐我的車了一起走了 ,破天荒地說出了上學要遲到的話。
 
  *********************************    「你等等,阿暉別走那麼快,你等等媽媽。」
 
  看著兒子不用走爸爸的車聽他嘮叨而掩飾不住的喜悅表情,我的心裡又是好 笑又是好氣,怎麼就和自己的爸爸這麼不親呢。
 
  「媽,你快一點,下一班公交車就要來了。」
 
  我趁機抓住了阿暉拍了拍他身上的塵土,有些不解地說道:「你要坐公交車 啊?人那麼多很擠的,媽媽還打算攔輛的士送你去學校呢。」
 
  阿暉沖著我笑了笑:「的士多貴啊,我們學校離這裡還很遠呢,多不划算 。」
 
  「原來我們家的阿暉長大了,開始知道給爸媽省錢了,真懂事。」
 
  我慈愛地摸了摸他的臉頰剛想把頭靠過去親吻一下,卻沒想到他還往後躲。 
  我故作委屈地說道:「連讓媽媽親一下都不肯咯。是不是嫌棄媽媽老了。」 
  沒想到阿暉卻說道:「媽,這裡還這麼多人呢。」
 
  「原來你還害羞了,我兒子好可愛哦。不行,我一定要親你。」
 
  接著就有很多的路人在大街上看到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姐姐』在追著一個高 中生小男孩索吻的一幕。
 
  老公經常說我是快四十歲的年齡,三十歲的外貌,十八歲的心理,總是還跟 一個小女孩似的,一點也不像是生了孩子當了媽媽的女人,我本來打他一頓的, 好在他後面加了一句『不過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你』的馬屁。
 
  「媽,車來了。」
 
  在我和阿暉的打鬧中一一五路公交車慢慢向我們駛來。
 
  因為現在是上班的早高峰,當車子還沒打開車門的時候我抬頭一看就發現已 經是人滿為患了,當下就有種拉著兒子去搭的士的衝動,但看到他那充滿歡喜 的眼神又不忍拒絕他。
 
  當我和阿暉上車的時候,基本已經是寸步難行,公交車司機還一個勁兒地讓 大家往裡面走,似乎還想再多拉幾個乘客。
 
  我好不容易拉著阿暉移動到了後面下車車門的地方,讓阿暉站在車門前邊我 在後面保護著他,免得他被人擠來擠去的難受。
 
  待所有乘客都上車了,隨著車子一發動由於慣性,使得我差點往後跌倒,平 時的工作的要求今天還穿了高跟鞋,只希望車子能開得快點,否則今天我的腿非 要腫起來不可。
 
  車子走走停停,車內狹小的空間卻擠滿了人,連呼吸一口氣都困難,我只能 將目光眺望車外的街景,以此來分散注意力。
 
  此時恰好讓我發現阿暉好像有些異樣,我站在他的身後能夠感覺到他的呼吸 有些急促,臉也有些紅。
 
  「阿暉你是不是很難受啊,臉怎麼這麼紅?」
 
  「啊!沒、沒有,就是有點熱。」
 
  我一想確實是挺熱的,聽說今年這個夏天是十多年來最熱的一年,我的包里 還時常背著藿香正氣水以備不時之需。
 
  我低頭看了看阿暉的短袖校服的後背已經開始出現一些汗漬了。
 
  車內人多聲音嘈雜,我特地湊近了在他耳邊說:「你難不難受啊,要不然我 們在下一站下車好了,再搭車去學校,你不要心疼那點錢,爸媽還養得起你。」 
  不知道是不是我說話時吐出的熱氣吹到他了,頓時阿暉的呼吸更急促臉也變 得更加紅了。
 
  「媽,不用了。我沒關係的,現在這麼堵車,下去了哪裡這麼好打得到車, 反正馬上就要到了。」
 
  我有些擔心地看了看他,心裡有些心疼又有些感動。
 
  *********************************    「好險好險,幸虧我站在前面沒被媽發現。」
 
  我裝作不經意地低了下頭看了一眼已經微微有些隆起的校褲,好在學校的衣 服美觀不足舒適有餘,要不然就糗大了。
 
  在公交車開過來的時候我就後悔自己吹下的牛皮了,這麼多人非把給擠死不 可。
 
  但當車子開動的那一瞬間我才知道自己做了一個多麼正確又聰明的決定,我 媽為了護著我讓我站在了靠近車門的正前方,而她就像是母雞保護小雞一樣站在 我的身後。
 
  加上公交車上人挨人、人擠人,媽媽的身體幾乎是貼著我的後背的。
 
  在我比較小的時候曾經偷看過我媽換衣服,親眼見過當她把乳罩解開的一瞬 間,胸前的兩隻大白兔像充氣氣球一樣一下子彈跳了出來。
 
  當時的我不懂事,並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只是覺得形狀很好看,有一次 還想試圖去摸摸看,但沒得逞。
 
  後來接觸了日本的小電影才回想起來,媽媽的胸圍絲毫不亞於那些拿爆乳做 噱頭的AV女優,每每看到有巨乳或者爆乳為標題的小電影我都要把它下載下來 觀賞一番,一邊看著一邊回憶著童年時看到的畫面來做比對,最後的結果是老覺 得媽媽會更勝一籌,而我的萬千子孫也奉獻給了記憶里的那副迷人的風情。 
  每每有堵車要停車時或者公交車發動的時候,我的後背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身 後那個被我稱之為媽媽的女人所帶給我的刺激和誘惑。
 
  兩個充實飽滿的乳房即使是戴了乳罩但還是能感受到那十足的彈性,腦子裡 一直在告誡著自己『她是你的媽媽,你不能胡思亂想』之類的無用的暗示。 
  但我平時下載的那些母系電影不就是為了幻想能有這麼一天嗎。
 
  這時候我都想轉過身去粗魯地扒開媽媽的OL職業裝的上衣,看看這個讓我 從小記到大的奶子是多麼的性感。
 
  「阿暉你是不是很難受啊,臉怎麼這麼紅?」
 
  正當我在幻想里要實施關鍵一步,把要噴火的肉棒放置到媽媽那對巨乳中時 ,卻突然聽到了媽媽在後面問我話。
 
  「啊!沒、沒有,就是有點熱。」
 
  這車上是挺熱的,尤其是我的褲子裡面,再不解決一下恐怕都要火山爆發了 。
 
  媽媽突如其來的關心讓我發熱的頭腦也稍微冷卻了一點,看樣子晚上又要找 些電影來解決一下了。
 
  好死不死的是我低估了媽媽對我的關心,竟然湊到了我的耳邊說:「你難不 難受啊,要不然我們在下一站下車好了,再搭車去學校,你不要心疼那點錢,爸 媽還養得起你。」
 
  當她嘴裡噴出的熱氣吹到我的耳朵里時,我從來沒試過有這麼舒服的感覺, 比平時打飛機還要爽得多。
 
  尤其是媽媽因為要靠近我說話,所以她稍微身體往前傾了點,整個人的重心 都放在了乳房上,導致原來就已經是貼著我後背的那兩顆乳球現在完全是擠壓在 了背上。
 
  剛被消下去一點的邪火瞬間像跑車加速一樣噌地飆升上來。
 
  「媽,不用了。我沒關係的,現在這麼堵車,下去了哪裡這麼好打得到車, 反正馬上就要到了。」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能夠感受到自己的整個喉嚨都在冒煙,乾渴的要命,聲調 都變了,但估計是車上聲音太吵,媽媽也沒太聽出來。
 
  接下來的路程算是比較倒霉的,一路上都暢通無阻,基本沒什麼需要停車的 地方,所以也再沒機會享受到那兩隻大白兔在我後背磨蹭按摩的享受了。 
  *********************************    「李工,總經理讓你去一下她的辦公室。」
 
  部門的一個叫劉雯的女秘書敲了敲我的辦公室進來告訴我。
 
  「好的,知道了。」
 
  「李工再見。」
 
  劉雯在出門的時候還特地回頭對我笑了笑,我知道她對我一直有想法,但我 只是一個對淫妻感興趣的綠帽族,對別的女人雖然會欣賞但沒想過要動真格的。 
  好在我是公司里的高級技術職工,有著自己單獨的辦公室,要不然就剛才那 一下一定會讓別人發現我的小秘密。
 
  公司的一個資深員工竟然在上班期間逛色情論壇,而且還是一些非普通型的 綠帽淫妻論壇,這個消息足夠讓公司各個部門的女性、男性八卦個一整年了。 
  雖然心裡一直有著淫妻的想法,但也正是因為小臻那火爆和不穩定的情緒讓 我一直也不敢向她提及,雖然我知道自己已經默默地在頭上戴了一頂綠油油的帽 子,但現實中還是不敢直接和她攤牌。
 
  「我知道你在外面偷男人,阿暉根本不是我生的。」
 
  類似這樣直截了當挑明的畫面不止一次地在我的腦中演習過,但當她出現在 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又把準備好的話吞了回去。
 
  也正是這種綠帽的願望得不到實現,我只好寄情在虛擬的網路世界中,在一 次偶然的機會下找到了堪稱綠帽族、淫妻者的理想歸宿的神秘論壇。
 
  在那裡我見到了很多像我一樣苦無無法向自己老婆張開袒露秘密的同好,當 然也有已經夫妻兩人達成一致共識,在暗地裡已經夫妻享受性福好多年的大神, 每每看到他們貼出的妻子和陌生單男在整潔大床上大戰的圖片,我的肉棒就一柱 擎天。
 
  看著那些充滿誘惑的照片,我就想著如果這個女人換成是小臻的話,她會怎 么挑逗這個單男呢,又會採用什麼樣的體位和他靈肉結合,在別的男人面前會不 會有我看不到的淫蕩的一面。
 
  這種種的疑問想像成畫面就足夠讓我興奮一整天,我想我已經是徹底中了這 淫妻的毒到無法自拔了。
 
  我在論壇中的昵稱是綠帽子王,一層含義是自己的頭頂確確實實地戴著一頂 不知名的男人種下的綠帽子,另一層含義也是說明了自己是一個重度淫妻愛好者 。
 
  有幾次我實在是忍不住,把平時老婆發給我的自拍或是我自己在家偷拍老婆 的照片做了簡單的馬賽克處理和背景虛化後發布到了那個論壇,但可能是因為偷 拍時角度、成像的多種原因,並不如那些專門擺拍好的或自願拍攝的大神級圖片 精彩好看,所以也是應者無幾。
 
  甚至是當我看到偶爾一個網友在帖子底下留言問我老婆是不是已經調教好了 、跟幾個男人上過床之類的問題,我想了半天也回答不了他們,乾脆也沒回答。 
  而就在剛剛劉雯進來之時我還在和一個認識蠻久的網友聊天,他正是我在那 個論壇中所結識的,我們都用論壇的名字稱呼對方,他叫我帽子,我叫他k哥, 因為他網名的第一個字母是k。
 
  k哥也是一個淫妻愛好者,他的夫人早就被多個男人享用過了,按她話來說 上到妻子上司下到高中生網友都有過和他老婆最親密的肉體接觸。
 
  而我的情況有跟他說過,他也比較清楚,就在剛才他就給我出了一個主意: 「要不然你在論壇里發帖,找人去誘惑你老婆,這樣你不用開口又能實現目的, 前提是要每天跟你彙報進展。」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梦晓辉音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